修道院博物馆:一场与中世纪的邂逅

如果你问我心目中纽约最棒的景点是哪个,我的答案也许会让你诧异──它不是自由女神像,也不是时代广场,而是修道院博物馆(The Cloisters);如果你问我纽约最棒的花园是哪个,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它一定是修道院博物馆里的三个庭院花园(courtyard gardens)。

修道院博物馆

纽约的博物馆不计其数,你肯定知道大名鼎鼎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简称The Met),以及现代艺术博物馆(昵称MOMA),也许你还知道由著名建筑师赖特设计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古根海姆,但是你很有可能不知道修道院博物馆。低调的它不去曼哈顿市中心和其他博物馆争锋,而是选择避开这喧嚣的闹市,在曼哈顿北边崔恩堡公园(Fort Tryon Park)的高地上,自辟一处,眺望哈德逊河。还没走进博物馆,你就已经忘记了尘嚣的烦恼,开始准备进入中世纪的殿堂。

修道院博物馆其实和中央公园的Met一样都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旗下的,它专门收藏欧洲中世纪的艺术品和建筑。博物馆本身是按照中世纪的建筑风格建造的,建筑师和博物馆长在法国南部考察了多处中世纪的古迹,所以你在这能看到中世纪不同建筑风格的痕迹。大英博物馆也收藏了很多古建筑,很多残壁断柱被毕恭毕敬地供在那里让人们观赏:文物是文物,展厅是展厅。修道院博物绝妙之处是它把文物和博物馆融为一体。比如你看这扇中世纪的门,它又是展览的文物,又是博物馆具有功能性的一部分。馆内展览的建筑文物大多都是用这样的方式呈现的。除了很多的拱门和彩色玻璃窗外,甚至连西班牙一个教堂的后殿和法国十二世纪的教会礼堂也被整合进来了。要称道的是这里所有的文物都是收藏家──包括背后的资助者洛克菲勒──从欧洲收购后捐赠给博物馆的。

来自法国南部12世纪的礼堂

博物馆最出名的自然是它的回廊(cloister),这也是它的名字的由来。回廊是中世纪修道院一个重要的建筑组成部分。它是一个长方形或是正方形的露天庭院,四周环绕着有盖的走廊,将教堂、礼堂、宿舍和食堂等连在一起,所以说回廊是僧侣日常生活的纽带,他们每天在那里穿梭,脚步匆忙地去他们要去的地方。修道院博物馆里共有四个回廊,其中三个带有庭院式花园。它们分别是Cuxa, Bonnefont和Trie,都是这些建筑文物在法国来源地的地名。拿Cuxa举例来说吧,它是一个很正式的花园,中央是一座喷泉。十字交叉的通路将整个花园分成四个方块,每个方块的正中种有一株海棠苹果,所以Cuxa花园是一个非常对称的花园。相比之下,其他两个花园就随意一些。不要小看这三个花园里的植物,这里的每一个花花草草都是博物馆御用的植物学家严格按照中世纪的物种精心挑选的,一些古老的品种现在已经没有了,就拿最接近的现代品种代替。这些植物在当时不光有观赏性,还有功能性,被作为食物、草药、和颜料等用。可以说,站在这样的花园里,你就瞬间穿越了时空:这柱头、回廊、喷泉和植物完全复原了中世纪的样貌。说起柱头,喜欢建筑的同学有福了。在四个回廊那里你能看到各式各样的柱头,有圣徒、天使、地狱、怪兽、美人鱼、狮子等,是中世纪柱头的缤纷展示。

Cuxa回廊
十六世纪荷兰的织锦

博物馆里仅有的一家咖啡店就位于Trie回廊,点心很一般,但是就餐环境而言,没有比它更富有历史性的了。在这里坐上半个钟头,静静地享受时间的流逝,近千年前中午的太阳也是这样的灿烂,花丛间的蜜蜂也是这样的繁忙,时间就仿佛凝滞了一般,一千年的人类历史似乎没有发生过。和这回廊相比,我们是多么的渺小。

如果你来纽约,我邀请你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来这和中世纪进行一番私密的对话。

在Trie回廊享用下午茶

Copyright @2020-2022 Writingisl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食在纽约

疫情后的第一游我们选择了纽约市。纽约作为早期疫情的重灾区,在一年之后终于全面开放。这次游记不写别的,只写纽约的美食。纽约作为当年来美移民的必经口岸,是个移民的大熔炉,在这里你可以品尝到世界各地的正宗料理。此番一见,果然不假。

日式料理

我们第一顿大餐是日式料理:一风堂(Ippudo)是一家著名拉面馆,它把日本拉面开到世界各大城市。因为实在太好吃了,我们在纽约期间去了两次,共点了他们的四种拉面,包括招牌豚骨拉面白丸元味和辣味拉面(極 からか麺)。看似简单的拉面的背后是18个小时的熬制和低温成熟才打造出的这样丝滑醇厚的汤底。按我女儿的说法,吃了一风堂以后,再也吃不下别的拉面了。

赤丸新味

西班牙料理

一直对西班牙料理情有独钟。这次向一位很靠谱的同事要了一家推荐:果然非常的靠谱。Socarrat餐厅从就餐环境到口味都是一流。推荐以下的tapas:

  • Gambas al Ajillo:鲜虾仁在热油上滋滋直响,小心入口烫。
  • Piquillo Relleno:奶油鳕鱼羹填充在西班牙红椒里。
  • Napoleón de Verduras:一道素菜。茄子、蘑菇、奶酪等叠成塔状。
  • Coles de Bruselas:西班牙餐馆的必备菜,菜越简单,越显水平。
  • Patatas Bravas:吃过的最好吃的炸土豆块!
Shrimp, Brussels sprouts, Shishito Peppers

法国料理

La Grande Boucheri是一家就餐环境怡人的法国餐馆,它坐落在希尔顿酒店的大楼里。你可以选择在大厅里就餐,顶上是漂亮的拱形玻璃天花板,无数的盆栽绿色植物把大厅打扮成都市的丛林。大厅两头通透,清凉的空气一扫纽约夏日的炎热。餐馆里的装饰是1900年法国的新艺术风。在这里吃brunch是慢慢享受时间的好地方,慢慢的享用甜味的法式吐司和卡布奇诺。

地中海料理

纽约的地中海料理十分正宗,我们自己在Google地图上找到的这家Lokal Mediterranean Kitchen非常给力!为了品尝的花样更多些,我们点了很多小盘,比较有印象的是以下两道菜。

  • Stuffed pepper rolls:红椒裹酸奶。
  • Cheese pastries:外面看上去很像春卷,里面是奶酪。
Stuffed pepper rolls

“美式料理”

在纽约总得吃点美国菜吧。什么是美式料理?我们华人觉得美国佬不懂得吃,短短几百年的历史并没有形成一套自成体系的料理。是的,很难说什么是美食料理,但是有几道很有特色的美国菜还是可圈可点的,一个是班尼迪克蛋(egg bennedict),另一个是鳄梨吐司(avacado toast),作为早餐或是午餐俱佳。我们第一天在酒店旁就近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吃早餐,被他们的鳄梨吐司给惊艳了一下。他们在鳄梨吐司里加了点辣椒,微辣的效果很好。

鳄梨吐司

Hole-in-the-Wall

纽约有的不仅是米其林榜上有名的豪华餐厅,更有超值的hole-in-the-wall餐馆。上次去纽约出差时,我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一家地中海小吃店Taïm,那是一个连一张完整的餐桌都没有的小店,我在那吃到了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egglant sabich和falafel。

另一家大名鼎鼎的hole-in-the-wall是华人创办的“西安名吃”连锁店(Xi’an Famous Foods)。店面毫不起眼,小而拥挤,因为它不用宣传,不用装修,不用门面。上了华尔街日报的它的门口总是有慕名而来排起长龙的人们,就是为了品尝一下地道的肉夹馍和凉皮的美味。

肉夹馍(图片来源:西安名吃官网

24小时餐厅

一个永不休眠的城市(“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怎么少得了昼夜不停的24小时餐厅(24-hour diner)呢?到纽约当晚,五个多小时的飞机上只供应有饼干薯片等零吃,一家人饥肠辘辘。入住酒店,满心欢喜的准备点送餐服务,结果才知道送餐服务因为疫情原因还没有恢复,真是一头凉水。当时已经半夜了,走投无路之际,发现酒店旁两个街区远就有一家24小时餐厅。一开始还以为只有冷的三明治,结果店小二说有热食,随后立即开火烤肉,我们终于吃上了热烘烘的迟到的晚餐。的确是永不休眠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