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犬之力》(含剧透)

《犬之力》(The Power of the Dog)是一部非典型的西部片,它颠覆了你对西部片的所有认知,它没有警长与匪徒,没有开拓者,只是以1925年的美国蒙大拿州为设定,在西部宽广荒凉的背景下深入刻画了人性的黑暗。

随着片头配乐下涌动着的一股不安的暗流,影片从一开始就让你感觉到它隐藏着很多不和谐,比如Phil和George虽说是亲兄弟,我们可以看到George对Phil的冷淡,并有意无意保持距离。而Phil一刻都离不开George,这种依赖似乎不太符合他们的年纪。

接下来女主Rose和她儿子Peter的介入更是在这层关系上加上了激励的矛盾冲突。在影片的进展下,导演(同时也是编剧)Jane Campion慢慢揭开了Phil的面纱,特别是那段让观众们“集体偷窥”Phil洗澡的戏,揭示了他在粗犷暴虐的坚硬外壳下深怕人看透的同性恋性取向和他脆弱而孤独的内心。可是如果你以为这就是影片的大揭示(revelation),那你就错了!在一个隐藏得更深、更加让人细思极恐的秘密之上,一层面纱正在徐徐揭开,那就是Peter本人。

Peter刚亮相的时候,纤细的身材,大大的眼睛,腼腆地笑起来时露出白白的牙齿,看起来就像他捕获的小兔子一样温顺无害。可是渐渐的,观众开始发现他的纤弱的身材后面有着异常坚强的内心力量,和Phil其实是两极的对比。再后来才发现他其实是一位城府极深的冷血凶手:残忍,善于伪装,高情商,将猎物摆布与股掌之间的。可怜的Phil将死之际还丝毫没有察觉,而是念念不忘给他编的牛皮绳。被霸凌者翻身成为了恶魔,霸凌反成为了猎物,多么戏剧性的逆转,多么棒的戏剧张力!

影片大部分的节奏似乎缓慢,但是暗含张力。导演对节奏的掌控和Jonny Greenwood卓越的配乐让观众的神经一直无法完全放松,感觉总有什么地方暗藏着不可告知的邪恶。到影片的最后十分钟你才发现它实际上是一个精巧的谋杀。有了前面慢慢的铺垫,不知不觉地刀已经磨好。既是磨好,斩下的时候就无需再慢了。所以Phil第二天起不了床,George开车送他看医生就直接送到了棺材铺,一个多余的镜头都没有就挂了。十分钟的戏,将一个惊天大逆转扔给了观众,让我们在诧异中慢慢回过神来,开始努力地把前面铺下的线索串起来。

为什么我说这是一部细思极恐的影片呢?刀落下之后才发现之前的很多细节都是铺下的线索,一切都顺理成章了。比如片头的墓碑上显示Peter已故的父亲原是一位医生,他上的学校也是医学院,这些背景都不是随意设定的。安抚了酗酒崩溃后的母亲后,他在自己房间里愤怒地翻阅一本医学书,书上画着似乎是一些传染病的图示。尽管编剧没有交代牛的死因,Peter戴手套解剖死牛时的小心翼翼,还有Phil浸泡牛皮时水中泛起的血色,所有这些细节都已经交代到位,就等着观众自己慢慢反思,细细回味。片尾Peter带着手套将牛皮绳索藏到床铺下的镜头其实有点多余,是编剧生怕反应慢的观众还没明白过来。

编剧在细节中见功力。Phil让Peter成全一只受伤的兔子,Peter很温柔地抚摸那只兔子,然后突然间将它的脖子拧断,瞬间结束了它的性命,当时看到这里还觉得没什么。在片尾编牛皮绳的戏里,Phil已经上钩,谋杀即成事实,Peter则不紧不慢地卷了一只烟,暧昧地献给Phil,和他一人一口地抽。这出暧昧的戏中,外表强悍的Phil其实就是Peter怀中的兔子,而在安抚兔子之后,刀自然就要落下。这两段戏的前后呼应让你对Peter更加地不寒而栗。

从冰山理论看来,编剧省去的部分也是让人想起来便会感到不安。Bronco Henry和Phil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影片没有明说,都是从Phil口中道来,加上关于Henry的汗巾的刻画,其他的就由观众自己去脑补了。

这就是细思极恐的《犬之力》。看完后它不会让你心情愉快,但是确实是部让人难以忘却的上乘之作。

Copyright @2020-2022 Writingisl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