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领导要收拾下属呢?

谈领导收拾下属之怪现象和破局方法。

这两天看到两个视频,忍不住要评论两句。一个视频是“领导收拾不喜欢的下属常用这四种方法”,另一个是北京朝阳某小学老师辱骂小学生的视频。

先说第一个视频,视频主总结了四种方法,简而言之就是:一、冷落和边缘化下属;二、安排下属弱项的工作;三、让下属和别人斗;四、设局挖坑让下属犯错。看了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阶级斗争还是领导用人?”我在北美工作20年,做过IC(individual contributor),做过经理和总监,看了很多管理学的书,还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经验之谈。这完全是“反管理学”。我知道视频主是善意提醒职场要提防的地方,但是如果职场不黑,自然不需要提醒。

记得小时候听我妈抱怨在工作中被穿小鞋,被领导收拾,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视频里提到的招数和当年的一模一样。那时我不理解,问我妈为什么领导会给下属穿小鞋。我妈说,没本事的领导就怕有本事的下属以后会超过他们,后来居上。我以为三十年过去中国的职场应该有很大的进步,没想到还是这样。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类说中国职场水深的视频了。虽然我没有在那里打拼过,但是从在那里的大厂做高管的朋友那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也可以借花献福来“贡献”一招方法:派一个与下属不和的人加入下属的团队,明为支援,实为下绊脚石──是不是也够狠?上网随手一搜“领导收拾下属”,搜索结果层出不穷,而且都上升到理论层次了,比如“让你做主法”、“公开承诺法”等等。

我觉得这里面最令人细思极恐的是孤立法和冷落法,被两篇职场文章排在头条。它们是这么说的:“如果一个年轻人,刚进入职场,就被领导孤立,那么同事就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也会找理由远离你。”更有甚者,“别人看到你不得志,很多人就会落井下石,你慢慢地被边缘化。”

为什么孤立法和冷落法可以有效?因为有群众的“配合”,因为有这样的土壤。这让我想起了北京朝阳某小学老师的那个视频。全班同学在老师的带动下,一起声讨那个被辱骂的小女生,众口齐声地说“不要!”,众口齐声地说“快点!”。这两位老师是在培养鲁迅笔下的看客吗,还是在培养一下代的墙头草、落尽下石之人?如果教育系统里都是这样的为人师表,孩子们从小就会学会成为“配合”的群众,和被领导利用来打压下属的帮凶。

愤怒之余我在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样的领导不会倒台?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并没有人想跟着这样的领导吧。我认为这是制度的原因:这些企业的上下级关系不是双向选择,而是单向选择。上级选择下级,而下属换岗位的自由度小,调动上受领导制约,实在受不了了离职是唯一的出路。如果可以让下属来选择领导,那么坏领导才应该是众叛亲离的对象。这样的公司有吗?有的,它需要三个条件:一、员工的绩效评估不由领导一人裁定,而是基于量化的指标和同行的反馈;二、员工在内部换岗位自由,不需要自己领导的批准也不需要重新面试;三、员工在项目选择上具有一定自主权。这样的制度直接把领导整人法里的一半给作废了。

第二个问题是,领导为啥费老劲地要“收拾”下属?如果下属真的做得不好,有客观衡量业绩的标准和正规流程来处理,根本不必用这些手段。是因为人际关系过于复杂,下属也有他们的关系网和靠山,所以不能明着来,只能暗里来吗?最后,所谓的“不喜欢”都有几层含义呢?不听话的不喜欢,说话太直得罪领导的不喜欢,对领导位置有威胁的不喜欢……诸如此类吧,想着都累。

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杜绝这种收拾下属的文化,而把花在收拾人和提防被人收拾上的精力拿来做研发做产品,那么公司的效率和竞争力得有多大的提升啊。我很幸运能够在一个没有这种内耗的公司工作,也做了几年的所谓“领导”。我在面试经理候选人时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领导的首要任务是什么?”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管理哲学。我自己的答案会是:“建立信任,最大限度地激发下属的潜能。”这才是领导和下属间应有的关系。在《Trillion Dollar Coach》一书中,谷歌的御用教练Bill Campbell说:“The top priority of any manager is the well-being and success of her people.” 这和“收拾”下属是冰和火的两极。

Photo by jesse orrico on Unsplash

中国的出版商引进了很多卓越的管理学书籍,比如《首先,打破一切常规》或是《从优秀到卓越》,这些都是以人为本的管理哲学。可是光是引进“世界顶级管理者的成功秘诀”还不够,再好的秘诀没有土壤的支持也是无法实现。我们需要一个敢于为同事挺身而出而不是明哲保身,更不是落井下石的环境,因为这次你没有站出来,下次你被收拾的时候就没有人为你站出来了。我们需要一个鼓励说真话,主持正义,培养独立人格的教育体系。我们需要一个让“收拾”下属的领导无处安身,一个双向选择双向淘汰的博弈环境。

那位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小女孩将成为我2022年挥之不去的一个画面。我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的老师、这样的领导和这样的视频,希望这不是个奢愿。

Copyright @2020-2022 Writingisl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